|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Finally, you can manage your Google Docs, uploads, and email attachments (plus Dropbox and Slack files) in one convenient place. Claim a free account, and in less than 2 minutes,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can automatically organize your content for you.

View
 

04-0310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angel83024@gmail.com 6 years, 11 months ago

課堂筆記    應華105  吳瑋庭  40107139E

一、日人稱移民第一代為Issei,移民第二代為Nise,移民第三代Sansei,移民第四代Yansei1869年第一批日本人移民美國到夏威夷(1868年日本明治維新,工業越來越發達,卻導致農村人口失業),那時夏威夷還不屬於美國,是夏威夷王國因出產蔗糖需招募勞工,才招募他們去。

二、華人移民多以個人或家庭為單位,各自移民。而日本人多為集體移民,由政府組織各行各業後再一起移民

三、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後,受美國統治長達七年。那時許多美軍和日本人結婚,因而移民到美國,成為日裔美國人。

(1885年成立排華法案)

四、因為華人持續有人移民至美國,所以華人在美國仍然能保留自己的樣貌與生活習慣。

找表現傑出的日裔美國人

()羅伯特·清崎:知名暢銷作家

()艾力·新關:現任聯邦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前任美國陸軍總參謀長

()諾曼·峰田:前任聯邦運輸部部長、前任聯邦商務部部長(民主黨籍

()丹尼爾·井上:逝世夏威夷州聯邦參議員、參議院臨時議長(民主黨籍)

()邁克·本田:現任加州聯邦眾議員(民主黨籍)

()南部陽一郎:物理學家,2008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上課心得

應華104 許博雅

美國除了有排華的存在,其實同為亞洲的日本也被排斥過,因為二戰的關係, 美國曾經對日裔人士採取集中管理的方式,只因為當時日本是美國的敵方,其實世界中不只是美國,我相信許多國家如果碰到自己的港口被敵國炸掉,我認為大家都會因此對翟國的移民產生不信任感,但美國並不是第一次排日,早在二十世紀初期,因為日本的崛起,生產了許多用品傾銷到美國,而加州採取的策略便是排斥當地的日裔和日貨,以及限制日本移民,排日情節在美國瀰漫,所以在二戰美國將日裔送到集中營並非令人驚訝之舉,不過我覺得當時的日裔人士其實很有自覺,在他們心中,自己知道所屬的並非遙遠的東瀛,而是將他們集中管理的美國,並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有些還自願上戰場去反擊同種族的士兵,這使我思考,一個人所認同的國家到底是哪裏,是遙遠記憶中卻和自己無關的陌生國度,還是腳下所踩的這片養育你的土地,因此,當我知道日裔人士是如此認同自己所生長的國家時,我想當的感動,因為不管種族或是膚色是多麼的無法改變,但我所成長的這片土地才是我的家。 


課堂筆記

應華三 葉秀印 40085016I

這堂課的著眼點從華裔美籍人士轉移到了日裔美籍人士,以及他們的發展歷史以及特色。

一、       日裔組織的組織性較高。例如:在澳洲首都坎培拉,日裔人士所組成的日裔社群只有一個,但華人社群卻多達七個(依據祖國不同:香港、台灣、中國等等)。

二、       二戰時期(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美國西部日裔人士被迫遷至集中營;許多日裔人士為了表明自身對移民國的中心,進而從軍抵抗日本。

三、       Tokyo Rose,東京玫瑰:一名日裔女性因二戰時期回日本探親而被限制無法返美;在返美後被判刑,甚至驅逐出境,因此變成了無國籍人士。*但事後證明是被冤枉的!

我想針對第二點的部分補充一下自己的心得:當我聽到日裔美籍人士為了表明對移民國的忠貞,甚至願意效力美軍對抗日軍,這對我來說是很衝突的!就算你在國籍上是美國人,但是你的骨子裡還是留著日本人的血阿!或者應該換個說法,就算你不認為自己是日本人,但你爸媽終究是日本人,也來自日本,怎麼可以起身對抗父母的祖國呢?這讓我想到之前在實習(美國加州)的時候碰到的一個例子。一天上課的時候,老師在教大家一個句型:我是__人」,講解完意思後,老師請一位學生覆誦「我是中國人」。令我驚訝的是,這位學生當下立馬否認,並跟老師說「我是美國人」;但就我所知,他的父母確實都是來自中國。這對我而言非常衝擊(雖然在加州應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一個有著亞州面孔的孩子說:「我不是中國人,我是美國人。」雖然我不知道他說這句話背後的涵義是因為他不想承認自己的血緣,且想極力融合當地文化所說,還是是因為他真的就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而說出這句話。總而言之,這個畫面到現在我還是忘不了,因為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上課心得:

賴應歡 40241234S 物理系106級

在課堂中,老師這次主要都是在講關於在二戰時美國如何對待日本移民。其實我個人比較不喜歡關於戰爭的事情,因為像是二戰這樣的細節,我看到的都是人類的醜惡、無知以及貪念。雖然在戰爭過後,人人往往會說他們在戰爭時那樣做是“逼不得已”的,但是在我看來哪有什麼“逼不得已”啊,這都是侵略者給自己的藉口。

在1941年,日本偷襲美國在太平洋的部署珍珠港,導致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在這起事件後,對日本移民進行囚禁,當時最多日本移民的地方是夏威夷,連美國本土以及夏威夷,一共有十一萬美籍日裔被囚禁在拘留營,這項政策被認為是美國歷史上一個種族歧視以及有違自由民主的政策,被拘留的年齡依照不同標準,需要被強制勞動以及放棄其本身財產,拘留期間也有不少人受傷或死亡。我想這件事對于美國日裔來說,到現在也是無法忘記的。

此外,老師也大略的提到一下,在美國的菲律賓人,他們在那裡被受歧視以及美國社會人生對東方人的刻板印象等等。

 


 

 

 

上課心得 

周欣宇 

40285232I

106應用華語文學系乙班 

   

   老師所提及美國對移民美國的日本人民進行囚禁事件,相信這起歷史事件應該會引起許多人對日本人的同情。可是我個人覺得在那個兵荒馬亂的時代,漢奸林立自然使得政府格外的神經質。自然在面對剛剛偷襲自己的日本人同鄉的移民時,會使出這樣的極端方案。這樣的管制使得政府更容易對這些移民進行檢視。

 

   這種類似的手法在二戰時,並不罕見。例如:日軍入侵東南亞列強們的殖民地時,對當地支助中國的華裔移民也是實施了類似的管控。日本人對東南亞華裔移民的管制更遠遠比美國的來的殘暴冷血。在軍閥干戈的時代,無論是哪個國家受苦最多的還是貧民老百姓。面對政府們的抉擇,往往只能以眼淚對待。


 

 

上課心得

麥淑賢 40285227I

 

日裔美國人的囚禁事件

今天上課說到了日裔美國人的囚禁事件,所以我也上網查了一些資料,在珍珠港事件發生後,西海岸的美國人排擠普通美國籍日本僑民。1942年珍珠港事件發生以後對日裔美國人作出囚禁,美國政府對約11萬居住在美國太平洋沿岸的日裔美國人的扣留,轉移和囚禁。日裔美國人在美國受到不平等的待遇,住在美國西海岸的日裔美國人都被囚禁。更發生日裔律師、醫生,被毫無徵兆地吊銷了執照,日裔人士的保單被保險公司莫名其妙地註銷等事件。

 

菲律賓人士

因為這堂課教授提到了在台的菲律賓人士。因此我問了我身邊一些朋友對菲律賓人士的印象,他們對菲律賓人士的印象幾本上都是負面的,有人覺得他們會聚集在公眾場所大聲喧嘩,亂掉垃圾等,但也有一少部分家中有菲律賓勞工的朋友覺得,菲律賓人士英文很好,或是在菲律賓在讀過大學,有一定的知識水平,與他們相處可以練習英文。

 

應華105劉欣誼

大亨小傳中對於美國掏金熱潮,人口西移的這個主題有相當深刻且現實的描述,以下是我看了大亨小傳原文書簡短版的心得。

 

          Author F. Scott Fitzgerald has a very deliberate way of writing. In his book “The Great Gatsby” he uses his major characters as thematic symbols in a bold critique of the American upper class in the 1920s and their values. Not only does Fitzgerald use his characters Daisy and Tom, who are of the upper class, to portray his ideas, but also he uses Nick as his narrator, who is of the lower class, to contrast the personalities of Daisy and Tom. The 1920s were a time when everyone in America was trying to achieve his or her dream of being successful and rich, in order to gain happiness. However, this “American Dream” led to more of a downfall of morals and a false sense of happiness. It created a new kind of person: a selfish, snobby, materialistic kind of person. Although Gatsby became rich and powerful like he wished for, he had a thing that he seemed to want the most and still didn’t get in the end-Daisy. Like a lot of stories we read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course, the American dreams remain unfulfilled.

上課心得筆記以及資料補充

40085033I 林品懿

 

2011年11月3日,美國國會正式向參加二戰的美國陸軍442聯隊和100步兵營授予代表美國最高榮譽的國會金質獎章。這兩支美國二戰中最具傳奇 色彩的部隊的士兵全部由日裔組成。奧巴馬總統在法令中寫道:他們勇敢地在國內與种族主義、在國外與法西斯主義戰斗。其卓越的忠誠與犧牲是應得到稱頌的愛國 情懷。

該新聞刊載在全美各大媒體,包括最大的日文報紙《羅府新報》。這份超過百年历史的報紙唯一一次停刊就是在1942年日裔美國人被拘禁期間。

著名作家托馬斯·索威爾在《美國种族簡史》中寫道:日裔美國人的历史,是一個悲喜交集的故事。移居美國的眾多种族中,很少有像日本人那樣堅定而執著 地充当模范公民。日本人遭受的冷眼和遇到的隔閡也堪稱最甚,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投進了拘留營。可是,日本人比其他种族更出色地戰勝了所有困難,在經 濟、社會及政治各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勝利。

70年前的1941年12月7日,日本戰機唿嘯著朝珍珠港俯冲而來,使這天成為美國的國恥日,也拉開了4年太平洋血戰的序幕。正是從這一天起,几十万美國日裔居民陷入了無尽的命運漩渦。

明治維新結束了日本的鎖國時代,也開始了其海外移民潮。日本移民到達美國的時間比華人晚30年左右。19世紀60年代移居美國本土的日本人才200 出頭,10年后略少于200人。但此后就迅猛增長起來。在19世紀80年代,2000多名日本人移居到美國本土,90年代這個數字增加了3倍,20世紀頭 10年內達到10万人的高峰。

20世紀初開始,美國開始排華浪潮,和中國人一樣被視為“黃禍”的日本人也受到波及。此時赴美的日本人數量很少。由于美國禁止亞裔女性入境,移民中 男子占大多數—1890年男子人數是女子的7倍,1900年的男子人數是女子的24倍—因此許多人后來都返回了日本。到美國允許日本女性入境后,引发了相 片結婚潮,即在美的日本單身漢憑借一張照片就在老家決定了妻子并幫助其赴美結婚生活。這在美國人看來是很不可思議的。

暴雨前的微風

珍珠港被日軍轟炸之時,25歲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畢業生艾娃·戶栗(日文名戶栗郁子,后同)正在日本探親,美日兩國的戰爭斷絕了她回到“家鄉”的 可能。但是沒有人會想到她將會在以后4年以“東京玫瑰”之名成為太平洋戰場最知名的女性。而17歲的丹尼爾·井上(井上建)則是夏威夷大學的一名普通畢業 生,他從事的是醫療工作,其家族在1899年從日本福岡來到美國。

井上建和戶栗郁子都屬于“二世”。在日文里,“一世”指第一代移民,“二世”為第二代。在20世紀30、40年代美國日裔的主流基本是“一世”和“二世”。諷刺的是,“一世”中不少還是日本籍,這主要是源于美國過去歧視性的法律,而“二世”和“三世”几乎都是美國公民。

在文化上“一世”和“二世”顯示了許多微妙的不同。在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3/4的“一世”是佛教徒,半數的“二世”卻是基督教徒。“一世”社团對 日本的侵略行為加以辯護,而以“二世”為主的“美籍日本公民团”所打出的口號則是“我為我是一名日本血統的美國公民而自豪”,願意與“美國所有的敵人”作 戰。

21歲哈里·福原(福原克治)就是一位已經完全“美化”的“二世”。出生于華盛頓的他14歲時父親去世,依然不太習慣美國的母親帶著全家回到故鄉日 本廣島。福原克治無法融入日本的文化氛圍,于是1938年又獨自返回美國。洛杉磯一對白人夫婦如自己的親生孩子一樣照顧并養大了他。

在二戰中有著特殊意義的廣島,類似于中國的廣東台山,恰恰是日本向美國輸送移民最多的地區。在廣島,僑汇總額高達当地政府開支的一半以上。廣島一個移民寄回日本的平均數額,比占日本人口1%的最高收入者的平均年收入還多。

2001年的電影《珍珠港》中,有一個美軍傷員拒絕日裔醫生治療的片段,而在1970年的《虎!虎!虎!》中,同樣有美軍工作人員在日軍偷襲后怒視 一個日裔青年的場景。事實上日本的偷襲、在太平洋戰爭初期的勢如破竹、來自潛艇和水上飛機的對美國本土的威脅引发了美國社會前所未有的恐慌(甚至沃爾特· 迪士尼的卡通工厂也進駐了高射炮)和仇日情緒。而日軍在東南亞和中國對平民和戰俘的殘酷虐待和屠殺無疑也成為了重要誘因。

有人砍倒了一些現在成為華盛頓代表性風景的櫻花樹,聯邦調查局(FBI)以美國安全的潛在危險為借口,搜捕了約1.5万名日裔。這次搜捕得到了日裔 領導人的公開支持,他們把本族年長者的親日立場看成是對美國的不忠,是對一般日裔美國人的威脅。搜捕的結果几乎沒有发現什么通敵或者間諜行為,實際上尽管 当時對日本人的懼怕心理無處不在,但在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判有通敵的美籍日本人連一個也沒有。

然而這僅僅是即將到來的暴風雨前的一絲微風。

第9066號總統令

在日裔最多的加州,州長卡波特·奧爾森指令解除所有日裔的公職,吊銷他們的律師和醫生執照,甚至禁止他們出海捕魚。加州總檢察長厄爾·沃倫的奇怪論 調是:“美國國內沒有出現日裔的破壞活動,正好說明他們詭計多端、陰險隱蔽。”他甚至向華盛頓汇報說:“本州執法官員的意見,都認為這里土生土長的美籍日 人,比之日本僑民更為危險。”

保險公司把日裔的保險單注銷,送牛奶的拒絕給他們送奶,雜貨店的商人拒絕出售商品給他們。沃倫甚至把所有日裔的銀行存款都凍結了,結果銀行干脆拒絕兌換他們的支票。一些日裔開始離開加州,結果发現廣闊的美國似乎已經沒有他們的立足之地。

內華達州律師協會发表聲明說:“如果日本鬼在加州伯克利是危險的話,那么他們來到內華達州同樣也是危險的。”愛達荷州州長蔡司·克拉克表示:“日本 鬼生活像老鼠,繁殖像老鼠,所作所為也像老鼠。”堪薩斯州干脆命令警察禁止日裔進入,州長佩恩·拉特奈解釋:“堪薩斯州不要日本鬼,不歡迎日本鬼。”

在美國各地,理发店的窗子上掛牌子寫道:“日本鬼來刮胡子,发生意外概不負責。”飯店貼出標語:“老鼠、日本鬼,本店一概毒殺無誤。”加油站拒絕給 日裔加油,連水都不給他們。甚至公共廁所也禁止他們進入。有5個“二世”來到新澤西州,一個農民雇用他們,当地治安委員會就把這個農民的谷倉燒了,還威脅 要殺死他的幼子。一個“二世”姑娘來到丹佛市,想到教堂做禮拜,誰知牧師親自阻擋她,并表示:“你去你們自己的佛寺不是更好些嗎?”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偷襲雖然发生在珍珠港,那里生活了15万日裔,但是總體情況比美國本土好得多,這多少源于夏威夷才被美國吞并了几十年。另外,拘留政策某种意義上和当時在美國西海岸普遍的強烈反日情緒和負責西海岸防衛總部的約翰·德維特中將本人的觀點有很強的聯系。

德維特將軍公開聲稱,“日本鬼就是日本鬼,不管是不是美國公民”,這可以說出了珍珠港事件以后美國的廣大民意。历史學家普遍認為,德維特作為一個沒有上過戰場的將軍,把“狠狠地收拾本土的日本鬼”当做增加他自身存在感的一件大事。

終于在1942年2月19日,在德維特的強烈建議和陸軍部長亨利·史汀生的支持下,已經為全球戰局焦頭爛額而無暇顧及國內民權的羅斯福總統签署第 9066號總統命令,授權軍隊可以將“有关人等”從軍方指定的“軍事地區”內趕走,“安置”在其他地方。雖然這項行政命令沒有明文使用“美籍日本人”一 詞,但實際上在西海岸被廣泛抓走的就是他們,與别的种族無涉。

拘留日裔美國人的政策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右翼的赫斯特報系和專欄作家威斯特布魯克·佩格勒一類的种族主義者在報紙上寫道:“我們為什么要對日本鬼這 么好呢?他們占了我們的停車位,他們在郵局排在前面,他們在公共汽車上占了座位。把他們攆到窮山惡水的地方去受苦挨餓吧!一個都不留!”

甚至在新聞史上有著標志地位的瓦爾特·李普曼 (微博)那樣的開明人士,以及左派人士加萊·麥克威廉姆斯、威托·馬克安東尼奧和共產党的《每日工人報》及《人民世界報》的主編們,皆表示贊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也將拘留政策視為合法,尽管几十年后,該聯盟將日裔拘禁定義為“美國历史上最嚴重的侵害公民權事件”。

最高法院的法官們無一反對。道格拉斯法官對是否違憲避而不談。而雨果·布萊克法官則認為,加州一直受到入侵的威脅,軍方的權威就是最高的權威。內閣 里只有一個部長表示反對,那就是司法部長佛朗西斯·比德爾,但是他在羅斯福面前被史汀生壓倒。而支持比德爾的是著名的前總統埃德加·胡佛,參議院里只有一 名議員反對,那就是共和党人羅伯特·塔夫脫(美國前總統,以推行“金元外交”聞名)。而科羅拉多州州長拉爾夫·卡爾是唯一維護日裔的地方州長。

二戰期間的美國排日情緒遠遠超越了一戰期間的排德情緒。当年排德風潮曾喧囂一時,所有德國人都被稱為匈奴人,還有“帶破折號的美國人”(許多德文名的中間有連字符)這种侮辱性的說法。但是和這次相比,顯然是小巫見大巫了。

威廉·曼徹斯特在名著《光榮與夢想》中寫道:德國人以种族借口懲罰老百姓,美國人也一樣。当然美籍日人還沒有被拷打,被毒氣殺害,被焚化或用來做殘忍的醫學實驗。但是美國当局朝著暴行的方向走上了這條黑暗的道路。他們同時代的人沒有判決他們,历史必须判決。

前往集中營

第9066號總統令只有48小時執行時間,也就是說,日裔只有這點時間來料理家務,結束他們經營超過半個世紀的產業和生意。他們只准攜帶個人衣服,私人投資和銀行存款都要沒收,甚至連剃刀和酒都被充公,沒有上訴和抗議的權利。其財產總損失高達數億美元,在当年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

3月30日星期一,德維特的命令就好像防疫通知書一樣一張張貼在日裔的家門口,不久卡車開來,士兵們在人行道上喊:“日本鬼滾出來!”历史學家寫道:這個命令叫起來就像在荷蘭的人行道上聽到德國士兵叫喊“滾出來!猶太豬!”一樣令人心驚膽戰。

對待那些嬰兒,一人一張標签,就像對行李一樣處理。這其中包括只有14個月大的邁克·本田(日文名本田實)。他的家庭祖上來自熊本,在洛杉磯附近經營一家雜貨鋪,家族產業瞬間化為烏有。離開世代居住房屋的那晚上,他們和几千日裔家庭一起住在一座賽馬場的馬廄里。

历史書中對這個場景這樣寫道,那些年輕的日裔們,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土生土長,在公立學校中接受教育,從衣著、講話、舉止乃至跳舞和體育運動都和白人無二,就這樣被自己的“同胞”趕走。

日文版的行政命令,刊登在《羅府新報》上,隨后這家報紙就被关閉,其編輯和記者們加入了被拘禁者的隊伍中,同行的既有井上建這樣的准醫生,也有福原克治這樣受白人監護的人。

在1942年3-11月間,有12万名日本人,包括男女老少,被運往加州到阿肯色州一帶荒無人煙的各大拘留營。這一帶都是“以前沒人住過,以后也沒 人住過的”不毛之地,好几所干脆直接設在沙漠中。在這個過程里,日裔首領以毋庸置疑的命令要求全體日裔妥協,他們以身作則,帶頭舉家遷入。

拘留營被稱為強制收容所(Concentration Camps),羅斯福總統一次都沒有去過,但是有一次他將其稱之為“集中營”。這樣的集中營在全美有11所。

拘留營周圍都是帶電的鐵絲網,還有武裝哨兵巡邏,瞭望台的槍口一律對著營內。人住的是“長排長排的用油毛氈搭起來的小木頭屋子”,室內只有一個爐子、一盞吊燈和一張張鐵板吊床。可以說,再也沒有任何私人生活和空間可言。

他們必须自己勞動,開墾荒地,為了把環境弄得更人道一些,他們种了花,用廢木料做家具。傳統的日本文化特征如父權等在拘禁中解體。而在嚴酷的環境 中,一些年老體弱者死去,包括戶栗郁子的母親。有人絕食或者試圖逃跑并被射殺。但更多的人則展現了一种驚人的堅忍和對美國的忠誠。

堅忍與忠誠

日裔醫生為当地美國人做檢查和小手術,只收19美元,而一個白人實習醫生做同樣的事要500美元。他們种樹,改良当地的環境,在沒有報酬的情況下為陸軍画宣傳画。

美國哨兵荷槍實彈,迷惑不解地每天看著這些“日本鬼”早上集合升星條旗、行升旗禮,童子軍的軍鼓號樂隊(每個營都有一個)奏美國國歌。在多巴茲的拘留營,日裔開學習班,兩門課程選的人最多,分别是英國和美國历史。每逢周六晚上,他們就合唱《美麗的亞美利加》。

1943年1月28日,史汀生宣布接受日裔參軍,立刻就有1200多人報了名。整個二戰期間總共有約3.3万名日裔以各种方式參加了美軍,其中包括 井上建和福原克治。由純日裔組成的442聯隊和100步兵營(由夏威夷的日裔組成)被派往最殘酷的歐洲戰場。在那里他們成為了二戰和美軍历史上获得榮譽最 多的一支部隊。

在整個二戰期間,沒有一個日裔士兵開小差或者叛逃。他們获得了9486枚紫心勳章、4000枚青銅星獎章、560枚銀星獎章和56枚陸軍殊勳獎章。有9000人陣亡。作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戰斗英雄,井上建在歐戰勝利的前夜,即1945年4月21日與德軍交戰中失去了右手。他在醫院里和1996年總統候選人鮑伯·杜爾和參議員菲力普·哈特相識并成為莫逆之交,后來這所醫院被命名為哈特-杜爾-井上聯邦醫學中心。

在太平洋戰場,許多日裔從事翻譯和情報工作。福原克治成為其中的佼佼者,他一邊忍受著一些同事“不願與日本鬼為伍”的歧視,一邊出色地完成了各种情 報工作。甚至在戰俘營中,他還遇到了自己在日本時的朋友,并成功消除其自殺的念頭。日裔的表現讓人聯想起,率領美國在兩次世界大戰打敗德國的潘興和艾森豪 威爾都是德裔。

在另一方面,戶栗郁子名聲大噪。滯留日本的她一直試圖返回美國,卻偶然因為說得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語,被日軍指派擔任播音員專責對美軍心戰喊話,企圖 勾起美軍的鄉愁和引起他們對上司的怨恨。久而久之,她溫柔、機智、詼諧、幽默的播音風格和甜美的英語竟然為美軍士兵們所喜愛,得到了“東京玫瑰”的愛稱, 成為了太平洋戰場的“拉莉·安德森”(德國歌唱家,著名二戰戰地歌曲《莉莉·瑪蓮》的演唱者)。

即使英勇作戰,歧視依然難以消除。当第一批日裔士兵從歐洲回到美國,发現理发店和飯店依然拒絕為他們服務。一個失去了一條腿的士兵竟然当眾挨打。陸 軍部看不下去了,派一些和日裔士兵作戰過的白人軍官去西海岸對商人和農民作巡回演講。一個瘦長的農民問一個中尉:“你們連里有多少個日本鬼被打死了?”中 尉回答:“在我排里一起作戰的日裔士兵除了兩個,全部犧牲了。”這個農民回答:“真他媽的可惜,沒把那兩個也打死。”别人仰望著天花板,有些人看著地上, 有些人望著膝蓋,總之,沒有人說一句話。

然而美國的主流社會不可能對此視若無物。曾在1942年下達拘捕令的羅斯福總統,在1944年公開為日裔的忠誠辯護。到1944年底,最高法院終于宣布,拘留那些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日本人是違反憲法的。

司法部長比德爾在戰后发表自白書悔恨自己当初沒有尽力阻止此事。甚至加州總檢察長沃倫也在自傳里寫道,我完全錯了,我深深地懺悔。而卡爾州長雖然曾經因為自己的人道主義立場飽受攻擊,但是后世得到了全美的高度贊譽,因其義舉,科羅拉多州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公眾假期。

1976年福特總統公開表示,強制拘禁是絕對錯誤的,美國也絕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1980年卡特總統專門設立委員會重新調查当年的拘禁行為。 1988年里根總統签署《國民自由法》,正式以國家名義向日裔道歉并給以每人2万美元的國家賠償。1992年,布什總統再次追加了每人2万美元的賠 償,11年間美國總共向日裔賠償16億美元,以《國民自由法》為標志,二戰日裔拘禁得以画上一個句號。

美國日裔的历史良知

如果不是原子彈,配屬計划中登陸日本本土作戰部隊的福原克治險些與自己留在日本的末弟弗蘭克(福原克利)面對面廝殺,留在日本的弗蘭克被征入伍,配 屬在小倉前线。后來福原克治回來了原子彈摧毀的家鄉廣島,福原家離原子彈爆炸點只有4公里,最終他的長兄維克多(福原克己)死于輻射病。這位美國二戰著名 的情報人員最后以上校軍銜退役,其傳奇的一生被日本著名作家山崎丰子寫成小說《兩個祖國》。

失去了右手的井上建后來成為第一位擔任美國眾議員和參議員的日裔與亞裔,他現任美國參議院臨時議長。而他 在442聯隊的戰友斯帕克·松永(松永正幸)同樣成為了參議員,只占美國人口0.5%的日裔在參議院中占有了3%的席位。1973年在參議院水門事件調查 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尼克松的律師約翰·威爾森因為忘記关麥克風而導致眾人聽到他稱井上為“那個小日本”,結果二戰的獨臂英雄淡淡地表示:“我寧可相信這只 是個不幸而已。”

在繈褓中被送入拘留營的本田實2000年成為了代表当年排日中心加州的眾議員,他一直敦促日本政府反思历史問題和就二戰侵略道歉,也是中國慰安婦索賠的支持者,代表著美國日裔的历史良知。

戶栗郁子在日本投降后被逮捕,最終她被處以10年徒刑和1万美元罰金,同時剝奪了她的美國國籍。入獄6年后,她的历史問題出現疑點,因此获釋。 1977年获美國總統福特特赦,并恢复她的美國公民身份。實際上作為反思的一部分,1971年尼克松總統宣布,恢复当年因受迫害而失去美國國籍的5589 名日裔的美國公民身份。

出生于這個時段的美國日裔,似乎注定是不平凡的。1942年呱呱落地于夏威夷一個來自廣島的日裔家庭的埃里克·新关(新关健),后來成為美國历史上 第一位亞裔的陸軍總參謀長和四星上將,現任奧巴馬內閣的退役軍人部長。1946年埃里森·鬼塚(鬼塚承次)出生,同年一個反日議案在加州历史上首次以壓倒 性多數被推翻,清楚地表明了人心向背。從小聽著442聯隊戰斗故事長大的他,40年后作為“挑戰者”號航天飛機犧牲者的一員,為人類历史所銘記。

從集中營走出的美國日裔們,更在經濟和社會地位上取得了巨大的翻身成就,他們放棄了原來主要經營的園藝、漁業和零售,轉向各种高技術專業人才,在高 等教育、科研和社會經濟中取得的成就非常突出。如果以今日美國普通家庭收入為100算,日裔家庭為132,僅次于猶太人的172。索威爾寫道,在二戰中的 遭遇,最終被證明是美籍日本人在美國站穩腳跟的一個轉折點,從來沒有一個民族在如此艱難的條件下證明自己對美國的忠誠。

 

 

上課補充資料

40023121L 應華三104 謝佳伶

貼於Moodle上。

我沒有接觸過臺灣少數族群。但曾在服務學習課時參與中學輔導,其中有一名學生是印尼僑生,他媽媽是印尼人,他不太會中文,但他是努力向學的,我看到學校是願意為他著想的。

美國遲遲不肯為排華法案道歉的可能原因與華人在美的地位有關,以及華人在國會的人數。


40000106E林珧平

之前查過了日裔美國人,資料蠻多,但我真正知道卻只有宇多田光和小野洋子,兩個都是歌手。

以前我狂烈似的喜歡日本這個民族,也買過宇多田光的的EP,現在發現他日日裔美國人,突然覺得毫無違和感!難怪以前看見的她就這麼和其他的日籍歌手不一樣,有著更瀟灑的一股氣息。

我曾經有一位日本籍室友,他的爸媽其實都是標準台灣人,因為時代緣故,跟著家庭到日本。我的室友則是從小出生在日本、也生活在日本。完全是台灣血統的他卻舉手投足都散發日本人的氣質,他說他當時比較想去的大學是美國的大學,她的姊姊以前就是在美國的大學讀書,爾後就在國外結婚了。

我發覺很多身邊日本人真的很崇洋,日本人身上的流行元素,都有美國的影子,不論嘻哈、雷鬼等,但是又更帶一點點精緻、民族性。日本人是個非常有民族性的國家,別於韓國的愛國,日本人我認為是「草根性」非常強烈,因為他們不需要去營造自己的樣子來給世界知道,他們在老早前就已發展出一種難以改變的自我氣質和國情了,愛國的認同、團結早已深植。


 

上課心得 - 應華105 楊靖  40185005I

 

        今天上課老師講述了日裔美國人在二戰期間的囚禁事件,讓我回想起曾經在客運上看過的一部電影,雖然已忘了片名,但仍然記得當時看完電影後感動的心情。電影內容正是以當時集中營裡的日裔美國人為主角,一個被拘留的日本家庭有兩兄弟,其中一個加入了往歐洲戰場的軍隊,另外一個則想藉由贏得棒球比賽來贏得大學獎學金。儘管兩人看似選擇了迥然不同的道路,但他們的目的都是為了能在被囚禁的環境中尋找生路,並透過努力及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愛國情懷,而在結局最後他們也終於贏得了美國白人的尊重與認同。當時在車上看這部電影時,我有點疑惑自己未曾聽聞日裔美國人在二戰時的囚禁事件,但也未作多想。直到今天上課老師提起了這個主題,讓我又回想起曾經看過的這部電影,並回家上網搜尋了一些資料,才對當時這個事件有了更多的理解。閱讀這些往事紀錄和圖片,內心真的感到很心痛。照片中那些黑髮黃膚的人,其實就和其他的美國人一樣,有著相似的思維和處事方法,甚至還擁有美國公民權,但是卻因著體內流有日本民族的血液,而在不公平的處置下被囚禁在集中營中。我想不只是當時的日本人們,即使是美國國內的部分白人,肯定也會覺得這樣的行為是非常不人道的。雖然當時的美國集中營並不像德國納粹的集中營那樣殘忍,也沒有如歷史上大多數的屠殺事件一樣帶來大量的死傷,但我想這樣的行徑帶給日裔美國人的打擊和心理創傷,肯定不亞於上述的這些事件。所幸在囚禁結束後,美國政府有作出反省和賠償的動作,也道歉並承認自己的過錯。我覺得這是讓人稍微感到欣慰的一點。可惜我想不起來那部電影的名稱,因為我覺得那真的是一部很值得推薦給大家欣賞的影片。在裡頭可以看到在困境下逼出的無畏之心,還有人民對於國家的忠誠、以及一心想要改變環境的堅定毅力,我覺得電影將這些日裔美國人身上的美好特質詮釋得很棒。我想每個人在對於日裔美國人的囚禁事件有更多的了解後,肯定也會開始想到生活周遭不同民族的朋友,並對於不同國家的人民在同一塊土地上如何互相接納、尊重,產生更多的省思。

 

 

 

上課心得

40185010I林郁綺

http://wwwbig5.hinews.cn/news/system/2011/08/12/013141889.shtml

老師在上課時提到了日裔美國人的囚禁事件,為了更深入了解事件始末,所以便上網查了一些資料,以上連結便有更詳細的介紹。

看了事件的始末讓我很驚訝,原來在珍珠港事件之前,日裔美國人在美國的生活便已受盡各種不平等待遇,更遑論事件發生之後。他們不能隨便出門、無法開店做生意,原本擔任公職的人也全部遭受到卸任的對待,甚至在不久之後,被關進「集中營」裡,損失超過五億美元,人格更受到不平等對待。當時有官員說:『土生土長的美籍日本人,比日本僑民更加危險。』沒有一個州願意接納他們,處境相當艱困。

現代的日本是個相當守紀律的民族,以前也是。他們雖然被關進集中營裡,卻依然恪守他們的本分,未造成任何混亂,甚至知道不會支付到任何酬勞依舊為美國人做事,這樣的行為令我相當難以置信,換做是台灣人身處這樣的處境,早就引起暴動了吧!而後也因為他們熟悉日本語、了解日本情形,在情報上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甚至解開了數封機密電報,立下了無數功勞。

因為他們的忠誠以及立功無數,戰爭尚未結束,美國便決定將他們從集中營裡放出來了。然而從頭到尾,將日裔美國人關在集中營裡都是一件不當的舉動,因此戰爭結束後,有許多人包括日裔美國人以及土生美國人便提出了美國需道歉且賠償的訴求,日裔美國人受到鼓勵也不停地提出上訴,終於獲得應有的賠償及道歉。這段歷史也提醒了人們去反思,並從歷史中去記取教訓。

 

 

 

 

 

上課心得

應華103_499850406_鍾國豪

今天上課提到了日裔美國人在二戰前後的發展,日軍偷襲珍珠港後,美國宣佈參戰,從那個時間點開始,美國全國上下都有了排日情緒,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有日裔美國人囚禁事件的發生。日裔美國人囚禁事件是1942珍珠港事件以後美國政府對於居住在美國太平洋沿岸的日裔美國人的扣流、轉移和囚禁。許多在美國各地的日裔美國人都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包括日裔醫生無緣故地被吊銷了執照、禁止日裔僑民出海捕魚、上教堂、在公車上享有座位等等。而在美國也出現了日裔集中營,其實跟德國納粹的集中營差別並不大,在這期間,許多日裔僑民為了展現忠心,也在二戰中參戰,由於熟悉日本語言及了解日本國內許多情況,立下了許多汗馬功勞,後來隨著二戰結束,囚禁也結束了,但跟隨而來的卻是日裔美國人對美國政府在二戰期間的不平等待遇提起訴訟,當時的政府承認將日裔居民看成敵人是因為出於戰爭的狂熱,同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臺灣是不是也出於政治的狂熱呢?像是當時廣大興事件,就傳出有臺灣人排擠在臺灣的菲律賓人,不管是不是真的,我認為一個巴掌拍不響,像這類事件發生時,該如何做出反應,是值得一再思考的問題。

 

上課心得 

 
應華二 陳玟萍 40185034I

 
今天的課堂上提到夏威夷在
1860年並非美國領土,要一直到1898年的美西戰爭,美國才正式獲得夏威夷。這段歷史記得以前在高中上課時老師有提過,美國領土的擴張在19世紀中葉的南北戰爭後,就一直持續著,像是德克薩斯州、加利福尼亞州等都是在19世紀中葉至19世紀末透過戰爭或簽約獲得。另外,老師也跟我們介紹了成立於1929年的日裔美國公民聯盟這個組織,大部分的成員都是在美國接受教育成長的日裔移民,因為他們的身分,日裔美國公民聯盟的成員大多接受移民文化(美國文化),同時也兼顧著與母國日本的關係,積極在國內消除歧視。提到日裔居民在美國受歧視的現象,讓我想到之前在課堂上看到的參考資料有提到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日裔美國人,即使英勇替美軍作戰,仍然備受歧視。二戰因為日軍偷襲珍珠港而開打,當時美國湧現一股憤慨的仇日情緒,國內許多日籍居民都備受波及。境內許多櫻花樹被砍倒、日籍教師、漁民、商人被吊銷執照,有美國公民身分的日本人被拘捕、美國軍民也拒絕接受日籍醫生診治,即使日籍醫生的收費標準是其他白人醫生的1/5倍。然而一直到1944年,曾在1942年下達拘捕令的羅斯福總統,才公開為日裔的忠誠辯護。到了1944年底,美國最高法院宣布,拘留那些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日本人是違反憲法的,我們可以由這段歷史見證日本人在美國不被認可到終獲承認的坎坷過程。 




上課心得

應華103499850353 蔡伊嵐

(一)臺灣的少數民族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整理後分享在Moodle平台。

其中,又以本省籍的閩南民系佔大多數者。教授課堂中提到「閩南人」過去曾被視為少數民族,受到打壓與不平等對待,那是在國民政府遷臺時期,主要族群為表中的外省籍,他們人數雖少,但位高權重。最具代表性的打壓便是國語運動。當時國家實行說國語的政策,一律嚴禁說閩南和客家語等方言,我的父親曾說過,當年在學校,只要他講了閩南話,就會遭到諸如罰錢、體罰、掛「我說方言」的牌子等懲戒。 

 

(二)日裔美國人

日裔美國人,指具有日本血統的美國人。除了教授課堂中提到1869~1904年大量遷徙至夏威夷之外,加利福尼亞州、華盛頓州等美國西岸地區也是他們的主要聚居地。而在美國加州的洛杉磯地區,有一個日裔美國人博物館(Japanese American National Museum)

我去年在加州時,對於當地與日本文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好多日式餐廳,其中,California Roll更是別具特色的壽司捲,連酪梨都可以入菜,著實融合當地食材與移民料理,獨一無二。

 

 


 

資訊分享

應華105 徐晧恩

日裔美國人囚禁:

1942年珍珠港事件發生以後美國政府對約11萬居住在美國太平洋沿岸的日裔美國人的扣留,轉移和囚禁。在美國各地的日裔美國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幾乎所有住在美國西海岸的日裔美國人都被囚禁,而在夏威夷,雖然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日裔,只有約12001800被拘留。

 

知名日裔美國人資料整理:

 

法蘭西斯•福山:為一名美國作家及知名新保守主義政治經濟學家。第二代日本後裔。

羅伯特•清崎:美國夏威夷出生,第4代日裔美國人,富爸爸系列書籍的主要作者。以提倡理財智商(財商)的教育著名。

艾力•新關:是一名第三代日裔美籍軍人,現任退伍軍人事務部長,曾為第34任美國陸軍參謀長,為首位晉陞四星上將的亞裔美國人。

諾曼•峰田:日裔美國政治家,美國民主黨成員,曾任美國眾議院議員(1975年-1995年)、比爾•柯林頓政府商務部長(2000年-2001年)和喬治•W•布希政府運輸部長(2001年-2006年)。

丹尼爾•井上:出生於美國夏威夷屬地檀香山,是榮譽勳章受領者、民主黨政治家、和代表夏威夷州的聯邦參議員。井上參議員於2010至2012年逝世前擔任參議院臨時議長,是美國史上官階最高的亞裔政治家,並擔任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的主席。

邁克•本田:現任加州聯邦眾議員(民主黨籍)。

南部陽一郎:物理學家,200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加來道雄:物理學家。

山崎實:在他的建築設計中,以紐約的世貿中心最知名;也被認為是20世紀最出名的建築師之一。他和友人愛德華•斯通被認為是「新形式主義」的先驅。

鬼塚承次:太空人。

小野洋子:歌手。

宇多田光:歌手。

伊藤由奈:歌手。

長洲未來:花式溜冰運動員,在2010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獲得第4位。

喬治•竹井:演員。

戶栗郁子:播音員。

傑夫•松田:漫畫家,電視卡通影集《成龍歷險記》及《蝙蝠俠》的首席角色設計師,同時也是X光小子工作室((英文)X-Ray Kid Studios)的總裁。

泰瑞•河村:越南戰爭中陣亡的美國陸軍第173空降旅士兵,榮譽勳章獲得者。

 


--------------------------------------------------------------------------------------------------------------------------------------------------------------------------------

 

 

美國華裔

499850640_蔡碧瑜_應話103

 

     這次的課聽了很多關於日裔美國人早期在美國經歷許多如珍珠港的事件. 真的, 如果你的祖國與你現在居留的國家有政治上的衝突, 你會怎麼做? 你會站在哪一方?

 

     我本身是馬來西亞來台的僑生, 屬於在台少數族群的一方. 這幾年在台灣都有過上面提問的情況, 更甚的是近日的馬航失聯事件. 在另一門課中, 教授剛好說到這起事件, 就在課堂上不斷批評馬來西亞的安檢以及述說著教授本身在馬來西亞的一些經歷. 我在那堂課中其實贊同教授的某些看法, 但這些看法也不代表所有的事實, 教授有以偏概全之嫌. 我是有些不開心, 心痛, 我的國家被批評. 可是, 馬來西亞的安檢真的發生這種事了, 這是事實, 這也是我本身痛斥自己國家不爭氣的地方.

 

     在台灣的這五年, 我享受到在馬來西亞給不到我的許多事情, 資訊的發達, 年輕人一展拳腳的平台, 治安安全, 民主自由

 

     是的, 先不要開始罵甚麼治安安全, 民主自由. 各位台灣人, 你們知道嗎? 你們真的很幸福! 台灣真的是個寶島! 至少你們可以背著包包出門, 至少你們可以晚上出門逛街. 在馬來西亞背著包包出門是很危險的作法. 你隨時會被騎著摩托車(你們說機車)的人搶, 被搶就算了, 搶之前還要先砍你一刀! 台灣人, 你們知道馬來西亞有多少女性因為被摩托車騎士搶包包而在粗糙的柏油路上拖行至死嗎? 台灣人, 你知道有多少馬來西亞女性被姦殺後案情不了了之嗎?

 

     親愛的台灣人們, 你們是很自由的, 至少你們可以在總統府前丟鞋子, 連服兵役的小孩跑不到3000米, 你們還允許他慢慢用走的完成也行(真正戰爭來的時候, 這些小孩要怎樣保護你們的國家? )

在馬來西亞是沒有民主的, 我們私底下茶餘飯後聊政治, 也擔心被聽見然後抓去坐牢. 馬來西亞警察是可以殺證人的, 馬來西亞被判死刑之後的有錢人, 是可以移民國外了事的. 馬來西亞的政治人物是可以跳槽失信於民的, 更別說去年的大選停電事件了.

 

     我寫這一些也許之後也會被馬來西亞盯上, 被請回去喝咖啡吧?

 

     但, 各位親愛的台灣朋友, 我很喜歡你們, 我很喜歡你們的國家. 住了五年, 偶而被嘲笑不懂台語, 偶爾被民族主義者歸類為我們馬來西亞人怎樣怎樣.  沒關係, 這是我的特質. 但我真的很喜歡台灣.

所以, 請你們好好珍惜好嗎? 在你們罵宏達電有多遜之前, 請你們先想想自己有這個能力去經營這麼大的企業嗎? 你又知不知道, 超過一半的美國人都是HTC的愛用者? 有這一句話在美國:  Americans use HTC

 

     我現住在台灣, 我受台灣的大學教育, 我的另一半是台灣人. 但每當有人評擊馬來西亞的時候, 我的臉是笑著輕輕點頭, 我的心是在流淚. 即使他說的是事實, 即使馬來西亞真的很爛, 但他是我土生土長的地方, 他是我親愛的家人, 朋友所在的地方.


林敬智   應華系40085003I

       這星期上課的主題是有關於「日裔美國人」的討論,其中教授說到,在當時移民最多的地方是夏威夷,而夏威夷是在美西戰爭之後(1898)才正式歸到美國管理。上課時也提到說,日裔美國人有段時間過得很辛苦,是在二戰時珍珠港事件爆發後,因為擔心也懷疑在美的日本人可能勾結或提供任何協助給日本,因此便將十幾萬的日裔美國人拘留,甚至關進「集中營」。而他們也面臨一個困境,到底是要幫助祖國還是新移民的土地呢?最後,他們選擇這塊新天地,幫助美國打二戰。

     「兩難」似乎是許多移民都會遇到的情景,終有一天,你一定要做出選擇,並為選擇負責。像是東南亞的華裔遇到的難題是:到底要回歸祖國,還是要拿取新身分呢?我想,我們是幸運的,我們不必做這種天人交戰,要做的就是好好愛護自己站的這塊土地。我們不用像過去的祖先們或許因為經濟困苦,或許為了過更好的生活而遷移,我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遊玩或者工作出差而造訪他國,所以我們要珍惜、也要知足,如果有一天,真的有那麼一天,需要做出這樣的決定時,我想,也不會後悔。

 

 

 

上課心得

賴怡臻 應華系40085025I

 

在得知有這麼一個事件、在查詢並閱讀關於日裔美國囚禁的事件前,感到了自己在歷史知識上尚有多少的無知,看過了這些之後,亦感到了驚愕,美國在珍珠港事件後,將日裔美國人拘禁在集中營,一直以來集中營這樣的字眼只在德國納粹黨的那段殘暴的歷史中出現,殊不知到竟然美國總統竟然也下達了這樣的命令讓這些人民受到這樣的迫害,戰爭的不安情緒,以防範為前提先加以迫害這些公民,實是不人道,所幸這些日裔美國人在集中營的期間表現極大的韌性和自救精神也未製造任何混亂,有紀律規律的生活,在期間並無大批死亡,不過這樣的一段歷史美國政府也學到了一定程度的教訓,他們也承認當初的行動是「種族偏見,戰爭中的不安情緒和政治領導層的失敗」也為此道歉,是一次歷史的教訓。在知道這麼一個事件後才赫然發現,世界必定有需多黑暗的歷史事件,但人們應該在這些種種事件中汲取教訓,在未來不要重蹈覆轍。

 

 

上課心得   應華104徐婕心 40085030I

 

  其實在上了這堂課以前,我對日裔美國人的議題從未進行關注。因為在我的認知中,日本在20世紀後一直都是很強大的國家,所以人口外移應該不多。雖然在國外旅遊時也常常碰到旅居當地的日本人,但大多都是因為工作因素而居住在那,想一想,我好像還沒真的碰過在國外土生土長的日本人。

  不過這堂課講到了日裔美國人,還講到了他們與珍珠港事件的關聯,我覺得很驚訝,首先,原來有這麼大量的日本人居住在美國西部,而在夏威夷,日本人居然也是主要人口之一。除此之外,日裔美人在美國的歷史上也從未缺席,還曾經組成422兵團在二次大戰的時候前往歐洲作戰。不過在珍珠港事件發生的時候,多達十一萬的日裔美人被美國政府囚禁,他們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居住在西太平洋沿岸,而民間排日的情緒更是嚴重,我想,那些身為第二三代的日裔美人一定覺得很心寒吧,雖然戰爭過後的數十年內,美國政府已為當時的行為道歉並進行賠償,但就像戰爭一樣,很多傷害都不能靠事後的所作所為去撫平的。

  我一直覺得日本人是很有趣的民族,他們雖然不像韓國人一樣民族性那麼強,但他們都默默的很愛惜自己的國家及血統,就算是從小在國外長大的日裔,對自己的國家還是有很深的情感,我想對他們來說,生為一個擁有日本血統的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吧!希望我們台灣人也能有相同的想法及觀念,不必去崇尚外來文化,能對自己的國家及文化感到驕傲。

 

上課心得

應華103 周品君 499850183

其實在老師講到這件事之前,我從來不知道居然有發生過日裔美國人被拘禁之事,真是慚愧。老師希望我們想想還有發生過什麼與此事雷同的事件,我在思考中赫然發現這種事幾乎常常發生在台灣。感覺表面上大家在平日生活都是和樂融融,但是一旦發生任何傷害國體的是大家就會變得同仇敵愾。我還記得在不久之前似乎台灣與韓國發生賽事上的爭執,結果發生在台灣的韓國人被言語騷擾甚至身體碰撞。另外還有之前與日本的土地主權之爭讓日僑學校擔驚受怕了好一段日子。在在都顯示了其實我們並沒有真正的包容「非我族類」的人們。我認為日裔美國人在拘禁事件中似乎成為了承擔祖國,或者應該說是血緣源起地的原罪,遙遠的祖國的所作所為無時無刻影響著他們在異地的生活,影響別人對他們的觀感。想來是有點可憐的。


 

499850561 夏建雄 應華四 

日裔美國人

1941127日,日本發動珍珠港事件後,許多美國人十分憤怒並對所有日本人譴責這件事,美國社會開始散佈出不利日裔美國人的謠言,聲稱有些日本人事先知道這起攻擊且幫助日本軍隊。聯邦調查局(FBI)及美國政府知曉這是個不正確的謠言,但並不對這表示任何意見。

1941127日,日本對珍珠港的攻擊導致美國軍事和政治領導人懷疑大日本帝國正 準備對美國西海岸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攻擊。日本在1936年和1942年之間對亞洲和太平洋大部分地區的快速軍事佔領也讓許多美國人覺得不可阻擋。緊隨著珍 珠港事件,尼豪島事件更引起了美國政府和軍事官員的嚴正關注。在這起事件中,一個日本國民和兩名出生在夏威夷的日裔使用暴力手段解救了一名被俘的日本海軍 飛行員。美國西岸軍區長官約翰·德威特將軍聲稱有日裔或日裔後代作為間諜和破壞分子的情報並建議羅斯福下令將他們監禁起來。日裔美國人在「集中營」裡表現出極大的韌性和自救精神:他們從未試圖製造任何混亂;他們每天早上集合,升起星條旗,行升旗禮;明知沒有報酬,卻熱衷於從事為軍隊製作宣傳畫等工作;許多人在拘留營中認真學習英語和美國史。1943年初,隨著反法西斯戰爭進入到關鍵一年,美國在各條戰線上的作戰和後勤人員吃緊。當時拘留營的費用也很大。於是美國政府逐漸放鬆了管制,允許一些人出去幹與支援戰爭有關的工作,也允許部分日裔公民參加美國軍隊。其中最為著名的是由日本第二代移民組成的第442步兵團,他們在義大利和法國作戰。該團隊功勳卓著,按其建制規模和服役時間來說,是美國軍事史上獲勳最多的軍事單位。

                                                                                                               楊婉憶 應華106甲 40285132I

排華法案

華裔美國人對美國社會的貢獻從19世紀至今都是巨大的,然而中國早期移民遭遇的悲慘歷史的一頁,最早來自中國的移民作為淘金者來到美國,也許有人找到了黃金,但是被迫離開家園的“苦力”被當時的社會無情蹂躪。他們咬牙度過難以忍受的種族歧視,留下了一條橫跨美國大陸的鐵路,也為加州建造了一套造福世代的農業系統。他們離鄉背井追尋美國夢,但受到一個將種族歧視赤裸裸合法化的法案使得尋夢航程坎坷無比。130年後,他們的祖國在世界地位逐漸強大,華裔的恥辱終於有可能獲得美國國會遲來的道歉,但又有幾分是真心呢?畢竟心是看不到的。

 

 

 

Comments (1)

angel83024@gmail.com said

at 4:58 pm on Jun 20, 2014

一、日人稱移民第一代為Issei,移民第二代為Nise,移民第三代Sansei,移民第四代Yansei,1869年第一批日本人移民美國到夏威夷(1868年日本明治維新,工業越來越發達,卻導致農村人口失業),那時夏威夷還不屬於美國,是夏威夷王國因出產蔗糖需招募勞工,才招募他們去,。
二、華人移民多以個人或家庭為單位,各自移民。而日本人多為集體移民,由政府組織各行各業後再一起移民
三、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後,受美國統治長達七年。那時許多美軍和日本人結婚,因而移民到美國,成為日裔美國人。
(1885年成立排華法案)
四、因為華人持續有人移民至美國,所以華人在美國仍然能保留自己的樣貌與生活習慣。
找表現傑出的日裔美國人:
(一)羅伯特•清崎:知名暢銷作家
(二)艾力•新關:現任聯邦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前任美國陸軍總參謀長
(三)諾曼•峰田:前任聯邦運輸部部長、前任聯邦商務部部長(民主黨籍)
(四)丹尼爾•井上:逝世夏威夷州聯邦參議員、參議院臨時議長(民主黨籍)
(五)邁克•本田:現任加州聯邦眾議員(民主黨籍)
(六)南部陽一郎:物理學家,200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